Munchkin

你是每一个宁静的夜里的安眠曲

 

[盾冬]五次Steve想吻Bucky,最后一次Bucky吻了他

队长生快!希望你从今往后的每一个生日,都有Bucky在你身边

(微寡鹰注意)


五次Steve想吻Bucky,最后一次Bucky吻了他

 

第一次是在床上。

Bucky出冰柜之后就搬进了Steve的房间。黑豹本来要给Bucky收拾一个房间,被Steve拒绝了。

“队长,你知道我这里有很多空房间吧?”Steve提出要让Bucky跟自己一起住时,黑豹非常严肃地问。

“我知道,但是我担心他睡不好,我想我在他边上会好一些。”Steve用“美国队长说的都是对的”的眼神看着他。

黑豹被他的眼神说服了,“那我叫人再搬张床进去吧。”

“不用麻烦了,Bucky跟我睡一张床就行。”Steve笑眯眯地说:“谢谢,陛下。”

黑豹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觉得有哪里不对的不止黑豹一个,对于Steve和Bucky之间的“friendship”,大家已经讨论很久了。

“你们真的不觉得队长看Bucky的眼神......有什么不对吗?”Wanda、Scott和Clint躲在实验室外,三个脑袋像叠叠乐一样排在门边,扒着门框往里看。

自从Bucky把自己冻起来之后,Steve每天只要没事就会跑来这个房间,站在冰柜前默默地注视Bucky的脸,跟他分享自己今天吃了什么,早上跑了几圈,从Sam身边超过了几次,训练时又发生了什么趣事,以及解除洗脑词的新进展。

有需要的时候他们也会秘密地出一些任务。Steve会在出发前跟Bucky报备,在回来后第一时间到冰柜前看他,也会跟他讲讲任务中遇到的长相奇特的外星人或打架过程中的吐槽,只是从来不提自己身上的伤。

“有哪里不对吗?我没觉得呀,如果我的朋友受伤了昏迷不醒我也会经常去看他跟他说说话的。”Scott特别单纯地说。

“Clint,你见过队长用这种眼神看别人吗?”Wanda把希望寄托在了Clint身上。

“什么眼神?”Clint也没看出有什么问题。

Wanda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眼神,反正她觉得那不是一般人看朋友的眼神。

 

于是当天晚上,Bucky就跟Steve睡在了一起。

“我以前也经常跟你一起睡,你都不让我抱着你。”Bucky钻进被窝里,把被子搂成一团。

“是你睡觉太不老实了,Bucky。”Steve帮他把被子拉好,“就算我不让你抱,你睡着睡着还是会像只章鱼一样黏在我身上。”

“你以前个子小小的,可好抱了。”Bucky翻过身来,看着他笑了一下,“不像现在哪儿都是肌肉。”

Steve也看着Bucky,目光从他的眼角移到嘴唇上。Bucky有舔唇的习惯,漂亮的嘴唇总是被他舔得水水润润,让Steve突然有吻上去的冲动。

“Steve?”Bucky的声音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你怎么脸红了?”

“额......我有点热。”Steve迅速关了灯钻进被窝,努力把刚才那个想法从脑子里赶出去。

他没有成功,这天晚上Bucky睡得很好,他却做了一晚上跟Bucky接吻的梦。

 

第二次是在餐桌上。

被Wanda问到“队长你昨晚是不是没睡好”的时候,Steve正把一块涂好了果酱的吐司送到Bucky嘴边,Bucky下意识地张口咬住,然后才放下叉子把咬掉一口的吐司拿到手上。

Wanda瞬间就忘记了自己刚才问了什么,满脑子只剩下队长喂Bucky吃东西的场景。

她知道Bucky现在只有一只手,有时候不太方便,而队长又是个很照顾朋友的人。但是!但是!就算要帮Bucky涂果酱,也不需要喂到嘴边吧?正常来说不是应该涂好之后直接递到Bucky手上吗?

她开始反思到底是自己太不纯洁还是队长和Bucky太gay。

“他昨晚睡得很熟啊。”Bucky倒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替Steve回答了她的问题,然后又咬了一大口,有点含糊地说“果酱不够多”。

Steve盯着Bucky嘴角的果酱,有点想尝尝那是什么味道,不知不觉就靠了过去。

“我脸上沾到东西了吗?”见他突然靠过来,Bucky有点疑惑,舌头又伸出来舔了一圈。Steve猛地回过神来,耳朵一下子红了。

“......有果酱。”他有点尴尬地清了清嗓子,伸手把Bucky嘴角的果酱擦掉,然后把脸埋进了自己盘子里。

“队长你怎么了?”刚起床的Scott打着哈欠走进来,发现他的偶像头低得快钻到桌子底下去了。

Wanda摊手,Sam表示不想说话,Bucky淡定地继续吃早餐。

 

“Scott,等一下。”吃完早餐正准备离开厨房的Scott被Wanda拦住了,“我问你,你会喂朋友吃东西吗?喂到嘴边的那种?”

“不会啊。”

“那你会帮朋友擦嘴角的果酱吗?”

“当然不。”Scott有些奇怪地看着她,“不过我帮我女儿擦过,怎么了?”

“没什么......我在思考。”Wanda耸耸肩走开了。

 

第三次是在浴室。

Bucky平时是不太愿意麻烦别人的,不过对于Bucky来说,Steve显然不在“别人”的范畴内。

所以当Steve问他洗澡需不需要帮忙的时候,他很干脆地答应了。

“那还用说?”Bucky冲他扬起眉毛,“快来帮我搓背。”

Steve不是第一次跟Bucky一起洗澡了,小时候他们就经常一起洗澡,在军队里的时候Bucky每次洗澡也总是拉着Steve一起的,就连他们刚到瓦坎达的时候,都是Steve帮Bucky洗的澡换的衣服。但那个时候他看着Bucky的断臂和伤口只觉心痛,根本没有心思去想其他事。

可是现在,Bucky的伤好了,身体恢复了,洗脑词清除了,新的手臂也差不多可以装上了,Steve就终于可以放下他的种种担忧,去留意早就吸引他的Bucky的皮肤、Bucky的眼睛、Bucky的睫毛……Bucky的嘴唇。

虽然瓦坎达很热,但Steve对洗冷水澡这件事非常不赞同——只对Bucky,他才没兴趣知道其他人洗澡的事——只要想到Bucky在九头蛇的时候一定没少被人用冷水管子对着脸冲,他就想消灭全世界的冷水管子。

所以Steve以“忽冷忽热容易着凉”为由,坚持给Bucky开了温水。浴室里温暖的水汽把Bucky的皮肤熏成暧昧的粉色,导致Steve的视线完全没办法从Bucky身上移开。

Bucky太好看了。

“Steve——”Bucky拖着懒洋洋的尾音叫他,Steve这才回过神来,帮他冲掉头上的泡沫。Bucky坐着等他冲完,才转过来仰头看他,“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啊,怎么了?”Steve对他笑了一下,努力不去看Bucky微微上翘的嘴角。

Bucky歪着头看他,不说话。

Steve只好实话实说,“Bucky……你真好看。”

“我也觉得我挺好看。”Bucky点点头,站起来冲干净身上的泡沫,见Steve还站着不动,又伸手搂住他的肩膀,“要我帮你搓背吗Stevie?”

“不……不用,我我我洗好了。”Steve结结巴巴地说,胡乱抓了抓自己已经湿透的头发就关掉了水,用大浴巾裹住Bucky,“我我们出去吧Bucky,我帮你吹头发。”

Bucky觉得Steve实在太不开窍了。

 

被Steve按着一脸正直地吹完头发之后,Bucky开始思考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喜欢Steve,并且很确定Steve也喜欢他,但现在觉也睡过了,澡也洗过了,Steve居然还一点反应都没有,满脑子只想着不吹干头发会头疼?

我那么没有魅力吗?

“Bucky?”路过的Wanda兴冲冲地跑过来,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怎么啦?发生什么事了吗?”

Bucky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总不可能跟Wanda说“我在想Steve为什么看不懂我的暗示”。不过Wanda没等他开口就继续说下去了,“你是不是在想队长?”

Bucky条件反射地点了点头。

Wanda似乎对这样的反应很满意,她在Bucky旁边坐下来,托着腮看他,“那你喜欢队长吗?”

“会有人不喜欢他吗?”Bucky笑起来,“我当然喜欢他。”

“你知道我说的是……”

“我知道。”Bucky认真地说,“我当然喜欢他。”

顺利得到了想要的答案,Wanda开心得简直想跳个舞庆祝,但这个答案又让她开始好奇另一件事:“所以你准备什么时候跟队长表白?”

Bucky还没来得及说话,他们的对话就被打断了。Steve端着一杯热牛奶回来,一边对Wanda露出友好的微笑,一边把杯子递到Bucky手上,顺便还蹭了蹭Bucky的手指,蹭完之后又无比自然地帮Bucky把耳边的碎发别到耳后去。

Wanda猝不及防吃了一嘴糖,高高兴兴地走了。

Steve看着Wanda欢天喜地的样子,忍不住好奇他们聊了什么。但Bucky似乎完全没有要告诉他的意思,喝了几口牛奶之后又舔了舔唇。

就算表白也该等到Steve意识到自己的感情之后吧。Bucky想,伸出舌头又舔了一圈。

这次是故意的。

 

第四次是在实验室。

经过几次的调试和检查,Bucky终于可以装上新手臂了。Steve看着做完最后的全身检查的Bucky走进实验室,在椅子上坐下来,紧张得快要把手里的杯子捏碎了。

Bucky的机械臂精细复杂,装上去要花很长的时间,几乎等同于做一台手术,而他还不能在旁边陪着。Steve想安慰Bucky两句,别紧张或者别害怕之类的,但最终还是什么都说不出来。Bucky倒是一副轻松的样子,见Steve眉毛皱得能夹死苍蝇,还安抚地对他笑了笑。

“没事的。”他对Steve比出口型,还眨了眨眼。

但Steve只想冲进去拥抱他,用一个吻把他的话都堵回去。

“不会有问题的,我们已经测试过很多次了。”黑豹走过来,拍了拍Steve的肩膀,又一次向他解释起科研团队会如何为Bucky安装新手臂。Steve的注意力本来不在T'Challa身上,这会儿也认真听了起来。

虽然知道了这些细节也帮不上什么忙,但总归是安心一些。

Bucky的“手术”进行了多久,Steve就在外面站了多久,直到科学家们撤掉工具,Bucky坐起身来活动左手,他才稍微松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也跟着缓和下来。

其中一个助手走过来打开门,告诉他可以进去了,Steve深吸几口气,眼神里带着退不去的紧张走向Bucky,然后小心地握住了他的左手。

“感觉怎么样?”他轻轻捏了一下Bucky冰凉的手指,犹豫片刻之后还是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那个问题:“……疼吗?”

“连接某几条神经的时候有一点刺痛,但是没事。”Bucky诚实回答,用新的金属手指回握住他的手,力道控制得很好,温暖的右手则戳了戳他的眉心,“快放过你的眉毛好吗。”

Steve没有回答,只是冲动地抱住了他。

 

第五次是在party上。

Bucky刚走出实验室的门不到10米,Sam、Clint、Wanda和Scott就一窝蜂地冲了过来,七嘴八舌地表示要开一个party来庆祝Bucky和他的新手臂“对接成功”——没错,就是这个词:对接。

长时间的相处对人的改变是显而易见的,放在复仇者们身上,就体现在所有人都变得非常热衷party——也许除了Steve。并不是说Steve对party有什么意见,只不过在找回Bucky之前,他更多时候都在旁边看着大家玩闹,把一大半的心思都放在了牵挂下落不明的Bucky身上。

但是现在,Bucky回到他身边了,是真正地回到了他的身边,不在冷冻舱里也不在他无法触及的地方。也许不能说是完完整整毫发无损,但至少他睁眼就能看见Bucky了。

“开party不带上我吗?”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Steve的思绪。

“Nat!!!”Clint激动地奔了过去,绕着她转了好几圈,“你怎么来了?”

“捎个信儿,顺便来看看你们。”Natasha似乎心情不错,随手塞了一个什么东西到Clint怀里,被他迅速藏了起来。“所以,party?”

“就当放松一下。”Steve笑着说,眼神牢牢锁定在Bucky脸上。

Natasha饶有兴致地看了他们两个一眼,然后把Clint拉走了。

 

跟以前在复仇者大厦开的那些party相比,这个party算不上很热闹,他们在桌子上堆满了pizza、玉米片、爆米花和可乐,一边放着电影一边打牌、打游戏。Bucky的头发有点长了,总有一缕掉下来遮挡视线,Steve帮他弄了两次之后,就从口袋里掏出一根发圈来,熟练地给他扎了个小马尾。

Natasha目睹了全过程之后转向Wanda,“……我是应该先问他为什么会随身带发圈还是应该先问他为什么扎头发扎得这么熟练?”

“我可以两个问题一起回答你。”Wanda往嘴里丢了一颗爆米花,“因为队长每天都帮Bucky扎头发。”

对此Natasha并不惊讶,早在Steve对流着血的她视而不见只顾嘀咕“当我一无所有的时候我还有Bucky”时她就觉得这两个人很gay了,“所以他们两个为什么还没在一起?”

“这我就不知道了。”Wanda耸耸肩,“你得去问队长。”

于是Natasha就果断地把Steve拉了出去。

“怎么了Nat?”Steve的眼神还黏在Bucky身上,但下一秒,他的注意力就被吸引过来了,因为Natasha非常直接地问:“你们进展到哪一步了?”

“……什么哪一步了?”

“别装。”Natasha丝毫不给他留思考的机会,“牵手?拥抱?接吻?上床?”

“我们没有……”

“没有什么?”Natasha追问,然后一下子反应过来,“我的天,你不要告诉我你们连手都没牵过?”

Steve又变得一脸严肃,好像刚才含情脉脉看着Bucky的人根本不是他一样,“我和Bucky是朋友。”

“但是你想吻他。”Natasha毫不留情地揭穿他,“我就不明白了,你还在等什么?”

“不行......这太超过了。”

“你是说,你觉得吻他太超过了?”

“是的。”

“所以你觉得你们睡在一起是正常的?”

“我们从小就睡在一起。”

“帮他洗澡换衣服也是正常的?”

“我以前生病受伤的时候他也常常帮我擦身体。”

“喂他吃东西帮他扎头发也是正常的?”

“Bucky一只手没办法扎头发,而且我没有喂他吃东西,我只是......”

“他的手臂已经装上了。”

Steve终于脸红了,“我怕他的手夹头发......”

“你这些全他妈是借口,Rogers。”Natasha忍无可忍地打断他,“吻他,就这样。”不等Steve再说什么,她就大步走开了。

“Steve?”Natasha刚进去,Bucky就紧跟着出来了,疑惑地看着他红得有点可疑的脸,“你怎么了?”

“Bucky,你怎么出来了?”Steve满脑子还回荡着Natasha那句“吻他”,眼神控制不住地往Bucky的嘴唇上飘。

“Sam输了一晚上,他说再也不跟我打牌了。”Bucky仍然盯着他的脸,“你还好吗?你的脸很红。”

“没、没事……”

“没事就好,进来玩吧。”Bucky伸手揽过他的肩膀,“来跟我打游戏,我要让你输得满地找牙。”

 

最后一次,是在Steve对着蛋糕上的蜡烛许愿的时候。

Steve的生日很快就到了,几天前刚开过party的大家又开了一次party,不过这次是个惊喜party了——Steve本来跟Bucky在花园里散步,结果Clint突然打电话过来,慌慌张张地说“不好了队长你快过来出事了”,Steve还没来得及问出了什么事,电话就被强行挂断,挂断前还隐约传来一声惊呼。他们只好用最快的速度冲向大家平时聚集的起居室。

屋里没有开灯,到处都是一片漆黑,Steve依靠出众的视力,勉强能看见有几个人影。正当他想向Bucky示意的时候,随着几声爆响,Steve被喷了一脑袋的彩带。

“Surprise——!!!”灯一下子亮了起来,大家人手一个礼花,连Bucky手里都有一个,看着他满脑袋的五颜六色开心得直笑。

“生日快乐队长!”Wanda把他推到蛋糕前,那上面已经插上了写着99的蜡烛,小小的一点烛火在灯光下轻轻摇曳,显得不太起眼。“快许愿吧!”

“谢谢你们。”Steve也忍不住跟着大家一起笑,目光从他的伙伴们脸上扫过,最后停在他最最熟悉的那个人身上,“谢谢你们为我准备这个,不过我想……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

“你确定吗?”被他注视着的人歪了歪头,勾起嘴角对他笑,“没有别的愿望吗?”

“也许有吧,但最重要的那一个已经实现了。”Steve轻声说,“谢谢你回到我身边,Bucky。”

“我当然要回到你身边,我说过会陪你到最后的。”Bucky走到他身边来,其他人自觉地给他们让出了位置。“但我猜我还可以帮你实现另一个愿望。”

Steve看着Bucky的眼睛,感觉自己的心跳快得所有人都能听见了。

“美国队长都九十多岁了,他只是想要一个吻。”Bucky低声说,凑过来轻轻咬住了他的嘴唇。

 

FIN


  499 25
评论(25)
热度(499)

© Munchk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