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nchkin

你是每一个宁静的夜里的安眠曲

 

[柯TJ]On the way. 7

依旧是没有见面的一章……

Curtis在TJ手机里存的歌是Halsey的Colors,这首歌真的很踢街!


19.

TJ只在家里待了一晚,就坚持回了自己的公寓。

虽然TJ有驾照,但他很少自己开车,一来家里有司机,二来家人也不太放心他一个人在车里——不仅是不放心,他们现在恨不得他离驾驶座越远越好。所以在他再三保证不会干什么蠢事之后,Douglas才送他回了公寓。

“你真的没问题吗?”Douglas把他送到楼下后,又以想用厕所为由跟着上去了。看着他漫无目的地收拾了半天,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你知道,如果你不想一个人待着的话……”

TJ摇摇头,打断了他的话,“我没事。”他冲弟弟笑了一下,以证明自己真的没事,“让我自己待着吧。”

Douglas也没有勉强,只是要求他一定要开着手机,好让自己随时能联系上他。

送走弟弟之后,他就放下了手里的东西。其实他也没什么东西可收拾的,只不过是想显得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但事实就是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忍受不了房间里毫无生气的安静,TJ顺手打开了手机里的播放器,这才发现列表里多了一个新的歌单,歌单里只存了一首歌:Colors。

他从来没有听过这首歌,这个歌单是谁建的不言而喻。

TJ犹豫了很久才点了播放,但在听到第一句歌词之后,他就明白了。


在认识TJ之前,Curtis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做这样的事。

但面对TJ,他又确确实实有千言万语说不出口。

TJ在他心里是美好的。不管他有多少糟糕的过去,不管别人怎么批判他,Curtis看到的是他干净又直接的眼神,藏不住心事,也藏不住秘密。

他当然想跟TJ在一起,但是在那之前,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20.

Wilford没有给他们更多的准备时间,他突然加快了动作,南宫明秀也被完全隔离开,Edgar的消息本来就来得不容易,这下子全断了。

花了两天时间摸清他们的行动规律后,Edgar提出由他去跟踪Wilford的人,以便弄清楚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不行。”Curtis毫不犹豫地否决了Edgar的提议,“那太危险了。”

“但这是唯一的办法了。”Edgar坚持道,他们已经失去了仅有的消息来源,不能再被动下去。“Wilford从前天开始就大量往外派人手,一定跟他的计划有关。”

“万一你被发现了——”

“不会被发现的。”Edgar坚决地说,“Curtis,我们只有抢在他前面动手才能阻止他。”

Curtis不说话了。

他知道Edgar说得没错,但他不想让Edgar去冒这么大的险。

“Curtis.”Edgar看出他的动摇,开口催促。

“我和你一起去。”Curtis说。


天黑以后,他们就带着武器出门了。

Wilford一个晚上派出去的人至少有三批,每两批之间出发的时间间隔约半个小时。Edgar跟上第一批,Curtis在半个小时后跟上了第二批,为了避免被发现,他们没有带耳麦和对讲设备,约定紧急情况短信联系——事实上他们很清楚,真正到了紧急的时候,他们是没有机会发短信的。

“记住安全第一。”Curtis在Edgar走之前叮嘱。

Edgar点点头,悄无声息地潜入夜色中。

Wilford的人警觉性一向不算很高,又或者是根本没想到会有人跟踪,一路上只是例行观察四周环境,没有采取任何反跟踪措施。加上Edgar善于隐藏,就这样顺利地跟到了目的地。

然而当他意识到眼前的是什么地方时,他的表情瞬间僵住了。


Curtis回到住处时Edgar还没有回来,他先收好了武器,检查了一遍门窗,确认安全之后才坐下来,点了一根烟。

他已经很久没有抽烟了,自从TJ身上带的半包烟抽完之后他就再也没碰过。跟TJ住在一起的时候Curtis不愿意让他接触任何可能上瘾的东西,后来时间一长,也就忘了这件事。

但是现在,他迫切需要一点什么来放松他的脑子。

在他看见副总统住宅的时候他多少还是有些惊讶的。Wilford是那种利益至上的人,眼里永远只有钱,Curtis跟他打了这么多年交道,从来也没见他掺和过政治方面的事,这次突然盯上副总统实在有些反常。Curtis还不能确定Wilford是出于什么动机要对副总统下手,但他总有种直觉,事情可能比他想象中还要复杂。

脚步声渐渐近了,听起来像是在跑,但声音并不杂乱。Curtis拿出火柴,又点燃了一根烟。

“Curtis,出事了。”几秒后Edgar冲了进来,表情沉重地看着他,“Wilford的目标是军方的安保系统。”

“南宫是最好的安全系统专家。”Curtis没有表现出多少震惊,脑子飞快地转着,“但Wilford要是只想攻击军方的安保系统窃取信息的话,根本不需要那么多武器装备。他们既然去副总统家踩点,就说明……”

“白宫。”Edgar确认了他的猜想。多亏他跟的那一批人嘴巴不牢靠,该说不该说的都拿出来聊,让他听去了不少信息。“还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我跟的那一批……他们去的地方是前总统和现任国务卿的家。”

Curtis猛地站起来,撞翻了椅子也没去管。

“而且他们说……”Edgar不敢看Curtis,硬着头皮说下去,“……TJ是‘可以牺牲的目标’。”

“他疯了吗?”Curtis低吼,声音有点沙哑,“他到底想做什么?”

“不,Wilford是收钱办事,据说雇主给的价钱高得离谱,否则Wilford那种老狐狸也不会答应。”Edgar解释道。

Curtis用力吸了一口烟,“明天晚上你去跟第三组,我去Wilford那里踩点,一切顺利的话,我们可以在他行动之前解决掉他。”

既然前两组的目标是国务卿和副总统,那么第三组的目标也就很明显了。Edgar提出和Curtis交换,但Curtis拒绝了。

“Curtis,你如果被发现了,一切就都完了。”Edgar还想劝说,Curtis阻止了他。

“不管是谁被发现,一切都会完。”Curtis看着他,“我无权要求你,Edgar。但是如果我没有回来,我希望,仅仅是希望,你能替我保护他,和他的家人,哪怕只是帮他们躲过这一次也好。”

Edgar毫不迟疑地点了头,想了想又问:“万一……另外两位呢?要派人手过去吗?”

“如果你有人手的话,我更希望你全部带上,你一个人去太危险。”Curtis摁熄了手里的烟头,“我救不了所有人,我只能救我爱的那一个。”


21.

如果Curtis真的那么容易被抓住,他也不可能有今天了。

踩点很顺利,Curtis只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就摸清了南宫明秀和尤娜被关押的位置、摄像头和守卫的位置、行动的路线和备用路线、以及所有他需要的信息。等到Curtis踩完点出来,一份完整的行动计划已经在他的脑中成形了。

“他们至少还需要一周的时间来踩点。”Curtis在桌面上摊开一张图纸,那是他刚画的,“无论哪个地方出了问题都可能导致整个计划失败,机会只有一次,Wilford不会贸然行动。也就是说我们还有时间。”

Edgar认真看着图纸,没有答话,Curtis以为他有了什么想法,便也停下来,等着他开口。

但Edgar只是指着Curtis画的几个警戒点,问:“你的计划只是干掉Wilford吗?”

“我的计划是干掉Wilford,如果可以的话,通过他揪出他背后的雇主。”Curtis说,“当然,还有南宫明秀,只要他走了,整个行动就会被迫取消。”

“其他人都不管?”

Curtis摇摇头,“没必要管。”

对此Edgar没有异议,他只说了一句话:“行动的时候我跟着你。”


虽然Curtis推测Wilford至少在一周内不会动手,但对于他们来说,事情越早解决越好。Curtis带着Edgar,按照他们制定的路线又踩了一次点,第二天,Edgar就去通知联系好的帮手,准备行动了。

Curtis只睡了四个小时,天不亮就爬起来研究自己画的图纸,反复思考每一个细节,手里的刀擦了一遍又一遍,仿佛只要把刀擦干净了,他害怕的事就不会发生。

“Curtis,你该回去睡觉。”Edgar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床上爬了起来,对他手里亮得发光的小刀露出担忧的神色。

“我睡醒了。”

“我们的行动在明天晚上,你不能从今天就开始不睡觉。”

“我没有不睡觉。”Curtis抬头看了他一眼,平静地说:“我只是醒了。”

Edgar说不过他,转头回床上去了,过了两分钟又爬起来,“你没有安排狙击点。”

“警戒点就是狙击点。”

“我说的不是那个,Wilford的窗外应该要有狙击点。”他干脆跳下床跑过来,一把将Curtis手里的图纸拽到自己面前,“你设置的警戒点没有一个能打到这个房间。”

“在这个方向狙击几乎不可能不被发现,而且我们不需要。”Curtis终于收起了那把刀,开始擦他的枪,“我们两个对付他足够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Edgar本来还想说但是,然而想了想也没什么可但是的,便耸耸肩走开了。


22.

南宫明秀算了算,他被关到新的房间里已经有一个星期了。以前他还能在房间附近稍微走动一下,也能见到给他送饭的人,更重要的是能偶尔见到尤娜。但自从一周前Wilford把他关进这里,Wilford就变成了唯一一个他能接触到的人。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被关在哪个角落,可以确定的是很少有人往这边来,房间的隔音其实算不上多好,但除非Wilford出现,否则平时都安静得可怕。然而今天他却听见了一些细微的动静,不是Wilford那种慢条斯理的脚步声,他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发现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近。南宫明秀在房间里找了一圈也没发现可以当武器用的东西,只好把玻璃杯拿在手里,警惕地盯着门口看。

锁孔里传来锁芯转动的声音,几秒钟后,伴随“咔嗒”一声轻响,门被打开了。南宫明秀条件反射地后退几步,两个穿着潜行服的人闪身进来,见他举着一个玻璃杯摆出一副要打架的姿势,不以为然地冲他挥挥手。

“我们不是Wilford的人,放下那个可笑的杯子。”其中一个人开口,另一个人迅速在房间内搜寻了一圈,把什么东西塞进了口袋里。

他有点尴尬地放下杯子,但依然警惕地看着他们,“你们来做什么?”

“带你和你女儿走。”对方答道,翻东西的那一个对他打了个手势,他点点头,示意南宫明秀跟上他。

“你要带我和尤娜去哪里?”

“我怎么知道你们要去哪里,我只负责带你们出去。”他不耐烦地偏了一下头,“快点,你还要不要去找你女儿了。”

南宫明秀不再犹豫,小跑两步跟上,另一个人走在他身后,悄无声息地关上了门。


南宫明秀房间的锁被撬开的时候,Curtis和Edgar敲响了Wilford的门。

门后传来一声烦躁的“进来”,Curtis与Edgar对视一眼,Edgar举起枪,Curtis伸手推开了门。

“又有什么事?”Wilford看着屏幕,头也不抬地问。

“来把该还的东西还你。”Curtis冷冷地说。

“卧槽Curtis?!”Wilford猛地抬起头,不敢相信地看着面前的人,手立刻伸向旁边的抽屉,“你来干什么?我最近没惹你吧?”

“手别乱动!”Edgar举枪瞄准他的脑袋,“把手举起来。”

Wilford看看他又看看Curtis,慢慢地举起了手。

Curtis也举起手里的枪朝他走过去,踢开了他的椅子,拎着他的衣领把他提起来,将枪管抵在他的太阳穴上。

“我劝你别反抗。”他低声对手里的人说,然后示意Edgar过来检查。

Edgar仔细把他全身上下里里外外搜了一边,确认没有武器之后就把他绑了起来,丢在Curtis脚下。Curtis一脚踩上他的膝盖,略一施力,Wilford就忍不住叫了一声。

“Curtis,你到底想干什么?”Wilford疼得直叫唤,咬牙切齿地看着Curtis,“我知道我以前经常找你的麻烦,但是谁叫你净接些跟我对着干的任务?再说你坏了我那么多事,我有超过一半的买卖都砸在你手上了,副手也死在你手上,怎么也该扯平了吧?”

“扯平?”Curtis朝他的手腕开了一枪,Wilford的惨叫声顿时高了几个音调。“这一枪是因为你上次偷袭我。现在我们聊聊别的,是谁让你去暗杀总统的?”

“我不知道,我们没有见面。”

Curtis把脚从他的膝盖上抬起来,又对着他手腕冒着血的伤口狠狠踩下去。

“我真的不知道!是个外国人!口音很重但是听不出是哪里的!我只知道这么多!”Wilford拼命挣扎,“他给了一大笔定金!你可以去查!”

“Edgar,到他的电脑上去查。”Curtis没有回头,依然紧盯着Wilford,把枪口对着他。

Edgar很快查到了汇款的账号,但定金是分成几笔从不同赌场的账户上打过来的,几家赌场之间并没有什么联系,无法继续追踪来源。Edgar简单向Curtis解释了情况,顺手把Wilford电脑里的东西都拷贝了下来。

Curtis本来也没觉得今天能查出这次暗杀背后的人,或者说他知道最后能查清的可能性不大,但这对他来说没那么要紧。世界上想干掉美国总统的人多得是,他不可能一个个去解决他们,眼下他的目标只是Wilford。

“既然你给不了有用的信息,我们就快点结束吧。”Curtis稍微放低了一点枪口,Wilford刚松了一口气,一枚子弹就射入他的腹部。“这一枪是替Gilliam还你的。”

Wilford已经疼得没力气喊了,他低声咒骂了一句,“那个老家伙不是我杀的。”

“我没说是你杀的,但你心里清楚,他的死跟你脱不了干系。”想起Wilford当年设的那个导致Gilliam被杀的陷阱,Curtis忍不住又往脚上加了两成力,“如果我是你,我就少说两句话。”

Wilford闭上了嘴。

“这就对了。”Curtis重新抬高枪口,这一次瞄准了他的眉心,“说实话,我真不想让你死得那么痛快。但我也不是那种喜欢折磨人的变态,所以我们还是干脆一点吧,还有人在等我呢。”

Wilford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也就放弃了挣扎,更何况他也没力气挣扎了。他闭上眼睛,等着Curtis的最后一颗子弹。

“睁眼。”Curtis继续踩着他的手腕,逼迫他睁开眼睛,“我本来可以直接一枪干掉你,甚至不需要站在你面前,但我要让你知道你是因为什么而死、死在谁的手上。”

“Curtis,整个房间都搜完了。”Edgar从保险柜前站起来,举起手里的东西示意。

Curtis点点头,看向Wilford。

“最后一枪,是因为你要动我的Thomas,这就是我为什么来找你。只要我活着,我就不会让任何一个人碰他。”Curtis说,扣下了扳机。

子弹准确地穿过了Wilford的眉心。


TBC


  36 4
评论(4)
热度(36)

© Munchk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