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nchkin

你是每一个宁静的夜里的安眠曲

 

[柯TJ]日暮之时 5

我真的!超级喜欢最后那个画面啊!还特地画了个平面图研究他们怎么才能躺成这种姿势!好想画给你们看!可是我画不出来!!!求大家脑补一下好吗!!!

PS:什么都不能阻止我搞脆皮鸭


9.

在同一屋檐下相处久了,Curtis反而觉得自己越来越摸不准TJ的状态了。

从Curtis的角度看,TJ已经比他刚搬进来的时候好太多了。他不会再整天整天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从早到晚一句话都不说,也不会再长时间地发呆,跟他说一句话要好一会儿才能回过神来。但他总会在Curtis没有预料到的时候,情绪忽地低落下去,并且拒绝作任何回答或解释,让Curtis连是什么触动了他都猜不到。

每到这种时候,他都觉得一切好像回到了第一天。

然而TJ并不知道Curtis在想些什么,或者说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有什么不对。他觉得自己已经不在乎了,至于某些突然冒出来的糟糕情绪,都被他定义为无关紧要的小插曲。

他觉得那些不重要,可Curtis不这么想。

“如果我有这样尖尖的牙齿的话,”一天晚上他们又在看电影,TJ突然自言自语般开口,“我大概会先在自己的手腕上咬一口。”

他们最近看了不少电影。TJ对电视剧没有太多耐心,他不愿意等,看电视剧只想看已经完结的,而看书又很难集中精神。Curtis基本上都会坐到他身边,有时候跟他一起看,有时候做些别的。今晚的电影不是Curtis感兴趣的题材,他的注意力集中在书页上,TJ说出这句话后,他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为什么?”他一时无法确定TJ这句话的含义,“你不……为什么?”

TJ歪头看了他一眼,似乎并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不合适的话,“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有这种想法?”Curtis不敢表现得过于紧张,以免TJ不愿意继续这场对话,“那听起来有点疼。”

“是吗?可能有点吧。”TJ想了想,难得地没有回避Curtis的问题,“我不知道……大概是好奇那种感觉?”他耸耸肩,一副不很在意的样子,“我不知道,我只是这么想。”

Curtis看着他,不由得再次担心起来。

 

“他这么说了?”Johnny惊讶地问。

Curtis点了点头。昨晚的对话之后他一整晚都没睡好,几次偷偷摸到TJ的房间门口,趴在门上听里面的动静。尽管早上TJ好好地从房间里出来了,看上去没有任何异样,但他还是在见到Johnny后第一时间把这件事告诉了他。

“所以你担心他会……”Johnny没有说完,但Curtis明白。

“即使不到那种程度,我也担心他会伤害自己。”他总有点不好的预感,“我现在去找他会不会有点……”

“反应过度?有点。”Johnny实话实说,“但事实上我还是希望你去。”

Curtis丢下手里的东西就走。

“先别让他发现!”Johnny在他背后喊了一句,“需要帮忙就打给我!”

 

10.

在学校找TJ不算一件很容易的事,学校太大了,即使Curtis搞到了他的课表,要找到他的教室也需要一些时间,前提是他有在上课。

Curtis看着Johnny发过来的课表,研究了好一会儿也没搞懂TJ早上的课到底是从几点到几点的。

“为什么你们的课表不写时间?”

“因为我们知道时间。”Johnny很快回复了他,不一会儿又来了更长的一条,“他早上的课已经结束了,下午还有两节,这个时间应该会在琴房,他喜欢在那里看书和睡午觉。琴房在湖边那栋楼。”

 

琴房隔音不错,二楼的走廊里静悄悄的,听不见什么声音,Curtis一路找过去,终于在走廊尽头找到Johnny说的那个房间,屏住呼吸从窗帘的缝隙中往里看。

TJ没有在练习,他背对窗户坐在钢琴前,面前摆着琴谱,但他只是在看着那本琴谱发呆。Curtis在窗外看了一会儿,见他压根没有要动一动的意思,想了想又转身下楼去了。

“需要我过去吗?”Curtis的电话刚拨出去,Johnny就瞬间接了起来,语气紧张得不得了,“你找到他了吗?”

“我找到他了。”

电话那头的Johnny明显松了口气。

Curtis想问问TJ通常会在琴房待多久,或者他下午的课几点开始,或者他会不会出来吃午餐。但他真正开口的时候,却脱口而出一句“我该不该进去找他”。

“我不知道,Curtis,我真的不知道。”Johnny叹了口气,“我一定会进去找他,但是TJ对你和对我不一样。”

Curtis也叹了口气。

“Curtis?”TJ的声音突然在他身后响起,吓得他手忙脚乱挂了电话。“你怎么在这里?”

他出现得太突然了,Curtis还没来得及想好借口,然而TJ紧盯着他的眼神让他无法思考,下意识地说了一句“我想见你”。

“……认真的吗?”TJ的表情放松了一点,但目光依然没有从他脸上移开。

认真的吗?

当然。

Curtis看着他,很轻地点了点头。

 

对于那个冲动的回答,Curtis并不是一点后悔都没有——或者不应该说后悔,他只是在说完那句话后迟疑了一下,思考自己究竟该不该就这么说出他的真实想法。他不能确定现在是不是合适的时候,但到底什么时候才叫合适的时候?

这样想的不只有Curtis一个人。

TJ没有回应他,只是又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问Curtis要不要一起去吃午餐。

“好。”Curtis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套头衫,犹豫了一下,问:“我能不能……下午和你一起去上课?”

“什么?”TJ只顾埋头往前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我下午不用上课,教授有事来不了,改时间了。而且……”他回头看了一眼Curtis,噗嗤一声笑出来,“你要带着这一脸大胡子去上课吗?”

Curtis摸了摸自己毛茸茸的下巴,“你们学校总会有人留胡子吧?”

“学生的话不太有,教授倒是有留胡子的。”TJ等着他赶上来,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胳膊,“没关系,下午带你去我最喜欢的地方。”

 

TJ最喜欢的地方毫无疑问是他每天待的琴房。Curtis带着几分小心推开门,在迈腿进去之前忍不住扭头看了他一眼。

“怎么了?”TJ毫不在意地越过他,走到琴凳前坐下来。房间里还有一张短沙发和一张小桌子,TJ的背包敞开着躺在上面。Curtis左右看了看,最后还是没有坐,悄悄站到了他身后。

“如果你困的话可以睡一会儿。”TJ指了指那张小小的沙发,两下蹬掉脚上的鞋,一扭身在琴凳上躺下来。

琴凳有点短,刚够容纳他的上半身,TJ跷起腿在半空中晃了晃又放下来,正好够到桌子边缘。“这张琴凳是我偷过来的。”他把脑袋枕在交叠的双臂上,仰起脸看Curtis,“原本音乐教室里有一架旧的三角钢琴,配的琴凳比普通的琴凳要长一点,也宽一点。后来学校准备换掉那架旧钢琴,我就偷偷换掉了那张琴凳,搬到这里来了。”

“沙发也是吗?”

“不,沙发本来就在这里。”他轻轻晃着脚尖,眼睛漫无目的地看着天花板。“我可以在这里待一整天。”

Curtis也脱掉鞋子,在沙发上躺下来,像他一样把脚放在桌子上。TJ继续晃着脚尖,晃着晃着就碰到Curtis,然后又若无其事地挪回去。

“Curtis?”

Curtis“嗯”了一声,侧过脸来看他。但TJ依然看着天花板,只是停下了晃动的脚。

“谢谢你来找我。”


TBC


  46 4
评论(4)
热度(46)

© Munchk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