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nchkin

你是每一个宁静的夜里的安眠曲

 

[柯TJ]On the way. 2

3.

他们就这样住了下来。Curtis力气大,干活效率高,每天的工钱足够应付两个人的日常需求,TJ的那份薪水便存下来备用。TJ从小没有经历过这种省吃俭用的生活,但把他的经济头脑运用到精打细算上,倒也将财务状况打理得很好。

TJ不会做饭,也不会洗衣服,家务活都是Curtis在干,TJ基本上什么都不用做。不仅如此,Curtis还每天亲自把他送到小酒馆,打烊之后又接他回家,日日如此,风雨无阻。

他有说过可以自己上下班,不需要接送,被Curtis拒绝了。“你一个人不安全。”Curtis没有过多解释,只说了这么一句。

他不明白自己一个人有什么不安全的,但也就这样默认了。

 

Curtis没能躲太长时间,很快就有人来找他了,距离他们安顿下来不过两个星期。

还好,来找他的不是别人,是Edgar。

“Curtis,早。”早上Curtis到码头时,Edgar在一堆货箱中探出头来,无比自然地跟他打了个招呼。

“早。”Curtis也毫不惊讶,点点头就走过去帮忙。

趁四周没人,Edgar小声说:“南宫没事,钱拿到了。”

“我以为你不会那么快找来。”Curtis一路上在隐蔽的地方给Edgar留下了只有他们两个能看懂的记号,但他原本预计Edgar还要几天才能找到这里来。“你有没有受伤?”

他们合力卸下一个箱子,等下面接手的人走远了,Edgar才开口:“只有两处皮外伤,已经没事了。我有点担心你的状况,就搭了个顺风车。”

“没事,我这边挺好。”Curtis简洁地说,闭上嘴走到另一边去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Curtis都没怎么跟Edgar说话,Edgar也没有太靠近他,反而跟其他工人打成了一片。直到下午收工,他们都没再提起这件事。

结完当天的工钱后,Curtis从Edgar身边走过,压低声音很快地说了一句“小酒馆”。

 

见到走在Curtis身边的TJ时,Edgar瞬间就明白了Curtis为什么要约他在小酒馆碰头,也明白了Curtis为什么一收工就急匆匆地离开,看起来好像要赶着去拯救世界。

Curtis陪着TJ进了小酒馆又出来,把Edgar带到无人的角落,开口就是一句“你什么都没看见”。

“我知道了我什么都没看见......但你要是不想把他卷进来,为什么要跟他住在一起?还送他上班?他这么大个人了不需要送吧?”Edgar直指问题的核心,“你这样做难道不是更容易让他受到牵连吗?”

“我得看着他。”Curtis显然不想谈这个,转移了话题问他有没有地方住,又问了一些近况,然后就让Edgar先走了。

临走前,Edgar坚持把钱给了Curtis。

“这份本来就是你的,我才不想帮你保管。”Edgar把卷成卷捆好的现金塞给他,挥挥手走了。

 

拿钱倒是容易,但为了这些钱,Curtis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去想该怎么跟TJ解释这些钱的来路。

然而TJ的反应出乎他的意料。

“Curtis,这钱是你的,你不需要交给我,也不需要跟我解释它们是怎么来的。”两人照常清点当天的收入时,Curtis把钱拿了出来,刚想解释几句就被TJ打断了。

“我们说好了所有收入都放在一起的。”Curtis实事求是地说。

“我们说好了工作挣来的钱都要放在一起,你这笔钱不算。”TJ纠正他,“事实上,我觉得这笔钱也不应该跟我们存的钱放在一起。你最好把这些钱另外找个地方藏起来,等到急需用钱的时候再拿出来。你自己找地方藏,不用告诉我。”见Curtis想说什么,他又补上一句。

TJ说得太有道理,Curtis不得不同意,在TJ洗澡的时候把钱藏好了。

“至少我们明天可以买点好吃的吧?”关灯躺下之后,Curtis还是没憋住,说出了从拿到钱之后就一直在盘算的事。

其实Curtis对食物没有什么要求,只要能填饱肚子,好吃或不好吃在他看来都是不重要的。不过这段时间他们为了省钱,吃得一直不好,TJ原本圆乎乎的脸都瘦了一圈了。

TJ倒不是很在乎这个,“你决定就好。”

 

4.

半个月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一切风平浪静,没有其他人找上门来。他们也依旧没有向对方提过任何关于自己的事,像两个熟悉的陌生人一样生活在一起。

直到一天晚上Curtis被TJ惊醒。

刚住进来的时候他们曾经讨论过谁睡床垫谁睡沙发,Curtis表示自己在哪里都能睡,让TJ睡在床垫上,但TJ觉得Curtis那么大的个子睡沙发会很难受。最后两人达成了共识:一起睡在床垫上。

“先跟你说清楚,我睡相很糟糕的。”TJ抱着枕头站在床垫旁边,“我觉得你会后悔。”

“那就更不能让你睡沙发了,省得你半夜滚下来砸到我。”Curtis给他留出比较宽的位置,“辛亏我睡相很好。”

TJ的睡相确实很糟糕,而且总是睡得不好,每晚都会醒来很多次。他怕吵醒Curtis,醒来后就一动不动地躺着,有意地放缓呼吸,等着自己再次睡过去。但Curtis一向浅眠,TJ每次醒来他都会知道,只是从来也不说什么。

 

然而这一次让Curtis醒来的不是TJ糟糕的睡相,也不是明显变得僵硬的睡姿,而是身边传来的异常响动。他屏息听了一下,试探地叫了一声:“Thomas?”

没有回应,男孩缩成一团,看样子并没有醒来,呜呜咽咽地哭着,声音不大但很压抑,听得Curtis的心脏好像也难受得缩成小小的一团。Curtis想抱他,手伸到一半又收回来,转而去摸他的背。TJ哭得厉害,一时没顺过气来,打了个嗝,醒了。

“没事,我在。”Curtis低声安抚他,不过他的安抚显然不管用,TJ转过身来把脸埋在他胸前,哭得更伤心了。Curtis顺势抱住他,很快就感受到泪水沾湿了一大片布料,贴在皮肤上,隐隐地透出温热。

Curtis没再说什么,只是轻轻拍着他的背,任由他在自己怀里发泄情绪。

“其实你知道我是谁吧。”TJ稍微平静了一点,抽噎着说。

Curtis心里一惊,却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

“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以我这个身份,还三天两头地上新闻,出柜、药物成瘾、自杀……想不知道都难。”

“我确实知道,但在我心里你只是Thomas。”既然TJ已经发现了,Curtis再假装下去也没有意义。

 

他当然知道TJ,干他们这行的,不可能不认识各路名人政要和他们身边的人。只不过TJ不像他那个从政的弟弟,TJ对政治不感兴趣,媒体关注他往往都是为了打探他的私生活,而Curtis正好不关心别人的私生活。因此他只是对这个男孩的事略有耳闻,并不十分了解。

跟TJ合住之后他也考虑过查一下TJ的事,最后还是放弃了。虽然TJ根本不可能知道,可Curtis总觉得这么做显得自己不够相信他。

“一开始我不知道那是你,巷子里太黑,看不清脸,我只是想随便抓个人帮我买药。”Curtis解释道,其实他没必要解释,但他不想让TJ误会自己是因为知道他的身份才利用他。

TJ重重地吐出一口气,吸了吸鼻子,“我知道,你应该是听我说了名字才想到的。”

确实如此,从小巷出来后Curtis才有机会细看TJ的脸,但也只是觉得有点眼熟,直到TJ把名字告诉他之后他才想起来。“你怎么知道的?”

“你当时露出了一点‘哦,原来是他’的表情。”TJ松开了一直抓着他衣服的手,重新背对Curtis躺好,“我没事了,睡吧。”

Curtis却爬起来,洗了毛巾帮TJ擦干净脸上的泪痕,又顺便给他擦了擦手,做完这一切才回到他身边躺下,犹豫了一下,还是把他翻过来搂住。TJ动了一下,没有挣扎。

“Thomas……”

TJ打断他:“不管你想说什么……不是现在。”

Curtis没再出声,TJ蜷在他怀里,呼吸慢慢变得轻缓规律,他却无法入睡。

TJ告诉他名字的时候没有提自己的姓,也没有说全名,只是简简单单地说“我叫TJ”,大约是无意强调自己的身份,所以Curtis虽然认出了他,但TJ自己不讲,他也就装作不知道。然而他没想到TJ观察得这么细致,竟然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那么他会不会,也已经猜到了自己的身份?


TBC


其实本来我是喜欢填完一个坑再开下一个坑的,总感觉以我一贯的不靠谱和拖延程度,同时开两个坑就是在作死......但是最近有一个新脑洞真的很想写控制不住,所以大概要两个坑轮流填了......希望我不会把自己坑进去

新坑是一个更冷的CP......床伴里的Colin和GG里的Carter!有人吃吗有人吃吗?(期待的眼神)


  69 8
评论(8)
热度(69)
  1. 存文小仓库Munchkin 转载了此文字

© Munchk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