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nchkin

你是每一个宁静的夜里的安眠曲

 

[Evanstan]Find My Way Back

AU,一个复合的故事,BGM:Find My Way Back(其实我本来起的是另一个名字,但最后发现其实这首歌的名字就很合适了)

万字一发完,五月修罗期前的狂欢(不

虽然修罗期但还是会更新的啦~

劳动节快乐!


Find My Way Back

 

1.

Sebastian在开灯之前就看到了落地窗前的那个身影。

这有点奇怪,他没有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毛病,没有怀疑自己产生了幻觉,甚至也没有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走眼认错了人。他一点都没有怀疑,尽管他心里清楚那个人根本不应该、也没有任何理由出现在这里。

他只是看着那个身影,平静地想,是他。

 

2.

其实Chris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并不是说他是穿越到这里的,当然不是,世界上没有这种事情。但不管怎么说,他和Sebastian毕竟已经分手两年了,他们分开的时间已经差不多跟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一样长。这两年里他几乎没有来过纽约,所有和这座城市相关的工作都被他推给了其他人。他原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回来,以为自己已经忘了纽约的街道,忘了去Sebastian家的路。然而当他重新踏上这片土地时,他就知道自己错了。

于是他再一次开上那条走了无数遍的路,回到Sebastian的门前,从钱包夹层里拿出钥匙来开门。

 

Sebastian曾经说过,Chris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固执,只要他有了什么想法,就一根筋地认定事情跟他想的一样,好像地球是按照他的想法转动的。

“你一直都是这样,永远不会去想第二种可能。你喜欢我的时候就觉得我一定也会喜欢你,你想表白的时候就觉得我一定会答应,你想要什么的时候都觉得我一定不会拒绝。”某次吵架时Sebastian这么对他说,“可是Chris,你忘了我也是有权力说不的。”

但事实是Sebastian从来没对他说过一个不字,就连他毫无理由地提出分手时,Sebastian的回答也是“好”。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他直到今天也没有改掉这个坏毛病,所以才会在离开两年之后还跑回这里来。他不是没有想过,两年了,Sebastian可能已经搬走,可能换了门锁——鉴于他当初走的时候并没有还回自己的那枚钥匙,这个可能性是非常大的。可他还是回来了,在他拿钥匙开门之前甚至没有想过要先敲一下门,就像他知道Sebastian一定会在这里等他回来一样。

门很顺利地被打开了,屋里没有亮灯,到处都是黑漆漆的一片。Sebastian不在家,但Chris能感觉到,整个屋子都是他的气息。

他没走,他还在。

 

3.

Sebastian没有开灯,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

他当然认得这个身影,怎么会不认得?他曾无数次注视这个背影,就算他可能认错自己也不可能认错Chris。

他知道Chris已经听见了,听见了他开门的声音、关门的声音、换上拖鞋走进来的声音,也许还听见了他突然屏住的呼吸和过快的心跳。但Chris没有回头,Sebastian也没有勇气再往前走,他们就这样站在房间的两端,感觉却像是隔着永远跨越不了的距离。

最后还是Chris先做出了下一步的动作。

 

在他们之间,Chris总是主动的那一个。

Chris先跟他说话,Chris先发出约会邀请,Chris先表白,Chris先提出同居,最后,Chris先说分手。而Sebastian只负责答应,他从来都没办法拒绝Chris,就连Chris说要分手的时候,他都只能点头。

在他答应Chris的表白之后,Chris曾经问过他:“Sebby,如果我不问,你是不是永远都不会说?”

Sebastian没有回答,但他想应该是的。

 

“Sebby……”Chris转过身来,看他一眼又低下头,放下了手里还亮着屏幕的手机。

窗帘大约是Chris拉开的,Sebastian平时没有这样的习惯。外面的光线从Chris背后照进来,把他藏在了阴影里,让Sebastian看不见他的表情。

“我想我大概应该说好久不见。”见Sebastian没理他,Chris便继续说了下去,“你回来之前我设想了很多种开口的方式,但是听见你的脚步声之后,我的脑子突然就变成一片空白了。”

Sebastian脱下外套挂在墙上,背对着Chris,说:“好久不见。”

看吧,他还是拒绝不了这个男人。

 

4.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Sebastian都以为是自己先爱上Chris的。

暗恋Chris的那段时间对他来说有些模糊了。他明明清晰地记得自己在哪一天遇见了Chris,他们在哪一天说了话,他在哪一天被表白,又觉得那段日子过得很混乱,时间的流逝时快时慢,就像被调乱了节奏的电影。仿佛是上帝拿着遥控器,闭着眼睛瞎按一通,于是Sebastian的生活也就跟着时而快进、时而慢放。有时候他觉得有Chris的片段过得特别快,有时候又觉得全世界都在Chris出现的那一刻被定格了。

如果我也有遥控器就好了。Sebastian想着,我一定会把Chris的镜头全部调出来,一遍一遍地循环播放。

至于片头,那一定是他见到Chris的第一眼。

 

他们是在一次party上认识的,Sebastian作为一个还算不上有名的小演员,总是需要时不时地参加一些活动和聚会,以便寻找更多的试镜机会。只是那一次的聚会上他并没有碰见圈内的人,除他以外现场仅有的两个同行就是好友Chace和Chris的弟弟Scott,而受朋友邀请纯粹来玩的Chace已经不知道疯到哪里去了。

事实上Sebastian也可以算是受邀而来,只不过其中更多的是顺带的成分,毕竟对方向Chace提起这事时他只是碰巧在旁边而已。虽然对方表现得非常热情,再三对他说“一定要来啊”,但Sebastian也只当是客套,并没有放在心上,要不是Chace提醒,他都已经忘记有这么一回事了。

“一起去吧,说不定能碰上一两个导演或者制片人之类的。”Party前一晚Chace问他的时候他才想起来,刚想拒绝,Chace就开始劝他,“聊几句留个印象也好,也许下次就有机会了呢。”

“……那就去吧。”反正在家也没什么事,Sebastian点了头。

然而他没遇见导演和制片人,却遇见了Chris。

后来party上又发生了什么,Sebastian记不住了,一整个晚上,他只记住了Chris的蓝眼睛,然后在Chris朝他走过来的时候,丢下酒杯落荒而逃。

那大概是他唯一一次拒绝了Chris,在他完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给准备了一晚上台词的Chris留了一个无声的“No”。

 

最后Sebastian还是知道了真相。

只是当他知道的时候,Chris已经离开他了。

 

5.

Chris在决定回来之前也是犹豫过的。

他躲这个城市躲了两年,再重要的工作他都推给其他同事去完成,就连这次的调动,他的第一反应也是拒绝。但他心里也清楚,回纽约不仅是因为现在需要他,对他而言也意味着更好的发展,无论从哪方面说,他都没有任何可以拒绝的理由。

至于他心里的那个理由,他自己知道有多经不起考量。

所以他再三犹豫之后还是同意了,并且在公司表示会给他安排住所的时候,想也没想就脱口说了不需要。

“我在纽约有住的地方。”他下意识地说,“不用另外安排了。”

就这样,他在到达纽约之后,直接回了他们曾经的家。

 

“你知道我从来没办法对你说谎,在我们分开之后我一直没有回过纽约。我承认我是在逃避,因为直到今天我依然爱你,所以我没有勇气回来面对你可能已经离开的事实。”Chris看着面对墙壁不肯转过来的Sebastian叹了口气,没有靠近他,“我知道我这么说很混蛋,但是,Sebby,我可以回来吗?”

Sebastian不出声,Chris也不催促,房间里再次陷入沉默。

这回先沉不住气的是Sebastian。他有些受不了这样的气氛,突然冲动地丢下手里的东西往卧室走,结果在黑暗中撞倒了Chris放在一旁的箱子。

“你没事吧?”Chris紧张地问,迅速走到墙边想把灯打开,却被Sebastian叫住了。

“别过去!”Sebastian的语气少有的强硬,“不要开灯。”

Chris停了下来。

“Sebby,我们认识这么久了。”Chris的声音低沉,叫他名字的时候听起来像一声叹息,“我不用听你的呼吸,都知道你是不是在哭。”

他走过去,抱住了Sebastian。Sebastian没有回抱,但也没有挣扎,安静地站着不动。

“你不要我回来,那我可以暂时留下吗?我回纽约了,没有地方住。”Chris一下一下地摸着Sebastian的头发,就像他从前做的那样,“不要赶我出门,Sebby。”

下一秒Chris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Sebastian用力推开他,拽着自己的袖子在脸上胡乱擦了几下,然后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Chris Evans,我从来没有赶过你出门。”

 

6.

最终Chris还是留下了,他知道Sebastian永远也不可能赶他出去。但Sebastian还是很生气,生气到往他身上砸了一个枕头和一床被子之后就回房间了,让Chris一个人收拾个够。

Chris只能抱着被子去书房里铺那张小小的沙发床。

书房里的摆设还跟两年前一样,连书桌摆放的角度都没有变。Chris看着眼前熟悉的房间有些恍惚,他突然想起什么,走到书桌前拉开了抽屉。

那曾经是他们最常用的一个抽屉,里面放着Chris惯用的笺纸和钢笔,还有Chris送给Sebastian的一枚书签。那是他特别去定制的,金属书签上有镂空的图案和精致的刻字,其中一侧的边缘较薄,可以当做裁纸刀使用,又不会让Sebastian不小心割伤手。

Chris原以为在他们分手之后,Sebastian即使没有丢掉那些承载着他们共同回忆的物品,也会把它们收起来放在看不见的地方。然而他没有。抽屉里没有落灰,书签和钢笔看起来依然是常常被使用的样子,Chris没有带走的书和他们一起买回来的影碟都放在原位。Chris对着这些东西发了一会儿呆,然后像是下定决心一样走出房间。

 

Sebastian靠着门坐在地上,听着Chris的脚步声,突然就后悔了。

他太熟悉Chris的脚步声,也太熟悉这公寓的构造了。他知道Chris去过了厨房,去过了浴室,又往公寓门口去了,这就意味着Chris肯定看见了那些还摆在原位的东西——喝水的杯子,洗漱用品,还有Chris的鞋,它们干净得就像刚洗过一样。事实上,那个杯子确实是今天才洗过的,Sebastian每次洗自己的杯子时都会把Chris的也洗一遍——他知道这样做没什么意义,但他习惯了。

Chris的脚步声停在门外,Sebastian本来以为他会敲门,或者会说些什么,但他只是停了几分钟,然后又走开了。

我真的不应该让他留下来的。Sebastian想,起身扑到了床上,把整张脸埋进被子里。

可是你做这些,不就是想让自己相信他有一天会回来吗?另一个声音从Sebastian心里冒出来。现在他回来了。

 

7.

“所以说你又死皮赖脸地跑回Sebastian家去了?”第二天午休时,Anthony跑来找Chris吃午餐,顺便八卦一下他们的进展。

Anthony和Chris在刚进公司时就认识了,一直是工作上的搭档,直到后来Chris去了波士顿。不久前Anthony的现任搭档——现在是前任了——退休了,部门忙不过来,于是他又向公司建议把Chris调回纽约。

当然了,Chris并不知道这件事,Anthony也没打算告诉他。Anthony知道他从来没有放下过Sebastian,他只是需要一个回来的理由,而Anthony很乐意帮这个忙。

“这不叫死皮赖脸,Seb又没有赶我走。”Chris推了他一下,叫他把屁股从自己桌子上挪开。

“这不废话吗,他要是会赶你走,我就把这张桌子吃下去。”Anthony对Chris翻了个白眼,“你都不知道,上次我在他家想找个杯子装水喝,看到流理台上有个干净的,刚想拿来用,你猜他跟我说什么?”他模仿着Sebastian的语气,“那家伙特别着急地说‘等等!那是Chris的杯子,我去给你拿一个。’好像我要把你的杯子吃了一样,而且他拿出杯子帮我洗的时候还把你的也洗了,然后又擦干了放回去,动作别提多自然了……”

没等Anthony说完,Chris就打断了他,“你为什么会去Seb那儿?”

Anthony难以置信地看着他,“这就是你的重点?认真的?”

“你说的我已经知道了,我们还在一起的时候他就会顺手帮我洗杯子,这个习惯他一直都没改掉。”Chris的语气异常冷静,冷静得让Anthony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昨晚都看见了,我的杯子和洗漱用品都很干净,我留在鞋柜里的鞋还放在他的鞋旁边,鞋面上几乎没有灰尘。他的房间我没有进去,但我想我的衣服大概也还跟他的挂在一起。”

这语气和表情让Anthony有点摸不着头脑,在他预想中,Chris知道了这些之后不应该是这个反应,“那你就这个反应?你不激动吗?不感动吗?”

“感动。但是,”Chris把手里无辜的白纸揉成一团,“我忍不住想,他每天看着这些东西,该有多难过?”

“知道他会难过你还跟他分手?”

Chris摇摇头,没说什么。

 

关于分手这件事,最初Chris觉得是个意外,是他和Sebastian一气之下冲动做出的决定。但时间长了之后,他又觉得这是他们必然会面临的一个问题。

这就像是一个关卡,不经过这一关,他们就没办法在一起。

 

8.

因为Anthony跟一群同事坚持要聚餐庆祝Chris调任,最后Chris不得不取消了跟Sebastian一起吃晚餐的计划。Sebastian没有回复他不能回去吃晚饭的短信,这在Chris的意料之中,但他还是不可避免地觉得失落。

也许是因为这个,Chris跟同事们玩到了很晚,一大半的人都喝多了,剩下的小部分因为要开车,只好喝了一晚的果汁和苏打水。Chris本来打算顺路送两个同事回家,被Anthony否决了。

“你赶紧回去吧,恢复同居第一天就那么晚回家可不是什么好事。”Anthony把那两个同事塞进自己车里,“这边我搞定。”

“我们没有同居,我跟Seb说了只是暂住。”Chris解释道,脚步已经开始往自己停车的方向移动了。

“得了吧,说得好像你真的会搬走一样。”Anthony在他身后大声说。Chris确认要回来之后,他就跟Scarlett打了个赌,赌Chris回来之后要多久才能跟Sebastian和好,他赌10天,Scarlett则认为最多不会超过一个星期。

所以说,Chris会搬出去,除非地球倒过来转。

 

虽然最后没有送同事,但Chris回到家也已经很晚了。他推开门就看见客厅里开着暖黄色的灯,Sebastian在沙发上睡着了,怀里抱着一个靠枕,蜷缩在沙发角落里的样子像个缺乏安全感的婴儿。

Chris在叫醒他和帮他盖上毯子之间选择了后者,然而毯子刚碰到Sebastian,他就像受惊的小鹿一样跳了起来,看清眼前的人后,条件反射地想往房间跑。

Chris拉住他,把他拽了回来,“你打算一直这样躲着我吗,Sebby?”

“......我不是你,Chris,我做不到。”Sebastian低着头,没有看他,“我没办法像你那么坦然。”

他往后退着,努力想从Chris手中挣脱。Chris怕太用力会弄疼他,只好松开了手,看着他飞快地逃回房间。

我没有那么坦然,Sebby,否则我就不会连认识你都选了那么曲折的方式。

Chris捡起掉在地上的书,把它跟边几上散落的那一堆一起收拾好。

 

9.

在Sebastian认识Chris之前,Chris已经认识他很久了。

他第一次知道Sebastian,是因为一场心血来潮去看的电影,电影的名字叫建筑师,剧情没有什么吸引他的地方,但他记住了电影里那个有一双漂亮眼睛的可爱男孩。看完电影后他在演员表里找到了那个男孩的名字:Sebastian Stan。

从那之后他就开始有意无意地关注Sebastian。Sebastian还是个新人,不管是在网络上还是其他地方都很难看到他的消息,但只要有他参演的电影或电视剧,Chris都会去看。起初Chris只是觉得他长得不错,演起戏来也非常融入角色,轻易地就能带动Chris的情绪。然而当他真正见到Sebastian之后,他就知道自己完了。

他是在一家小餐馆遇见Sebastian的。那天Chris正跟Scott吃午餐,Sebastian跟几个朋友一起走进来,就在Chris旁边那张桌子旁坐下了。Chris可以听见他跟身边的人说话,听见他开心地笑,可以看见他生动的表情,看见他用好看的手指握着叉子,看见他吃得鼓起脸颊像只可爱的小仓鼠,甚至可以看见他长长的睫毛随着他抬眼的动作微微颤动,被透过玻璃投射进来的阳光勾出金边。

他转向Scott,非常认真地说:“我觉得我喜欢上一个人了。”

 

在纽约要偶遇一个人也许不太容易,不过想要找到跟一个人之间的关联,并没有那么难。

所以当Chris发现弟弟认识Sebastian的朋友时,他觉得自己简直是全世界最幸运的人。

Scott也是个演员,或者说曾经是个演员。因为在19岁那年就公开出柜了,Scott一直没能接到多少角色,于是后来他就更多地把自己的精力放在了他的酒吧上。虽然不怎么演戏了,但Scott还是有一些圈内的朋友,也时不时会通过他们认识一些其他演员,例如说Chace。

Scott是在一次闲聊中无意透露自己认识Chace的,并且在说完之后就马上后悔了,因为Chris拉着他软磨硬泡了半天,非要他开个party邀请Chace和Chace的朋友来参加,还威胁他要把他尿裤子的事发到网上去。

在超过半个小时的“你不帮我我就把你尿裤子的事发到网上”和“你不告诉我他的名字我就不帮你搞这个见鬼的party”的无意义对话后,Scott终于搞清楚了哥哥暗恋的人是谁,而Chris也顺利得到了Scott“就算是骗也会把Sebastian骗到party上”的承诺。

只是他还没说出酝酿了一个晚上的开场白,Sebastian就跑了。

 

“等等!你是说Chris他……”Sebastian猛地站起来,碰翻了酒杯,杯子里的液体从吧台的边缘流下来,在他的牛仔裤上晕开一片深色的水渍。

“我一直以为你知道……”Scott有点尴尬地看着他,把他的杯子扶起来,重新倒上酒,“抱歉,我好像不该跟你说这个。”

Sebastian摇了摇头,拿起杯子又喝了一口。

“现在我知道了。”他看着手里的杯子,声音低哑地说:“但他已经离开我了。”

Scott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能看见他因为用力而发白的指尖。

 

10.

Sebastian躲回房间之后,Chris才发现自己的杯子放在茶几上。

杯子里装着牛奶,还带着合适的温度,似乎刚被加热过不久。Chris可以想象到Sebastian看了短信之后担心他喝多,一次次看着表猜测他什么时候回来,估计着时间帮他加热牛奶的样子。

他曾经介意过分手的时候Sebastian连一句为什么都没有问,介意过Sebastian两年来不给他一点消息,介意过他回来后Sebastian不肯好好看他一眼。可当他拿起杯子的时候,他突然什么都不介意了。

他开始明白那些他以前不懂的沉默,开始理解每一句语气各异的“好”,开始发现那些藏在琐碎日常里的、他没有看到过的用心。

Sebastian的爱是没有声音的,他从来不懂得主动,就像Chris从来不懂后退。

 

那杯热牛奶并没有让Chris睡个好觉,反而让他失眠了。好在第二天是周六,不需要早起,于是Chris放任自己看电影看到后半夜才睡下。

睡得太晚的后果就是第二天Chris起床的时候,Sebastian已经出门了。餐桌上有已经做好的早餐,如果是以前,Sebastian一定会留下一张便条,不厌其烦地写一些记得加热再吃之类的话,再在落款的地方写一个“Kiss”。现在桌面上只有早餐,然而Chris还是在垃圾桶里发现了一张揉成团的便条纸。

他把已经冷掉的早餐塞进微波炉,顺手打开了Instagram。

在他们分开之后,Chris关注了一切有可能让他获得Sebastian消息的账号,其中也包括Sebastian的健身教练。所以现在他就可以看见Sebastian出现在教练的直播里,顶着严重的黑眼圈对着镜头打招呼。

“Hey Seb,昨晚没睡好吗?”教练随口问道。

“我睡得很好啊,这是天生的。”Sebastian指了指自己的黑眼圈,冲镜头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是不是很有个性。”

Chris忍不住笑起来。

Sebastian确实有自带的黑眼圈,Chris曾经调侃他这是罗马尼亚的特色,不管他睡多少个小时,黑眼圈都不会消失。但Chris也能看出他今天的黑眼圈显然是因为没有睡好而加重了。想到这里,Chris又有点心疼。

他不在的这两年里,Sebastian睡得好吗?

 

整个早上Chris都在刷ins,他看完了健身教练的直播,又在Sebastian另一个一起健身的朋友的账号上看见了他们一起吃午饭的照片。在他把为Sebastian做的午餐装进保鲜盒塞进冰箱之后,还看见了粉丝在路上偶遇Sebastian的合照。

他有点庆幸他们活在网络如此发达的时代,顺便把那两张照片存了下来。刚保存完照片,他就听见钥匙在锁孔里转动的声音。

“Hey,Sebby,你回来了。”Chris抬起头对他笑,决定不去提早餐的事,“冰箱里有刚买回来的牛奶。”

Sebastian依然回避着他的视线,胡乱点了点头就钻进浴室。

慢慢来吧,Chris想。我会等你的。

 

11.

客厅里传来Sebastian的声音时已经很晚了,Chris拉开门,发现Sebastian坐在他门口的墙边。

“Sebby?你怎么了?”Chris伸手想去拉他,被Sebastian躲开了。

“这是你写的,对吧?”Sebastian举起一张明信片,不等Chris回答又继续说下去,“你特地学会用左手写字,给我写信,给我寄礼物和明信片,开小号关注我,给我留言。你做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都不愿意给我发一条短信或者打一个电话?”

“Sebby,你先起来吧,别在地上坐着了。”Chris没有否认,“我有话想跟你说。”

但Sebastian好像没听见一样,一动不动地继续坐在地上,Chris索性也在地上坐下来,轻轻从Sebastian手里抽出那张明信片,“你怎么知道是我?”

Sebastian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便条,“你今天下午打电话的时候,用左手写了这个。”

 

Sebastian并不是故意要在Chris打电话的时候看着他的,下午睡醒之后他想找昨天在看的那本书。昨晚他在沙发上看到一半就不小心睡着了,Chris回来之后又急着躲回房间,加上Chris的那些话弄得他心烦意乱,导致他怎么也想不起自己把书放在哪里。还好,在他到处乱翻的时候Chris正在书房里讲着电话,没有注意到他,这多少让Sebastian觉得没那么紧张。

想到Chris,Sebastian忍不住往书房里看过去,Chris似乎正和电话那头的人商量着什么重要的事,表情严肃,微微皱着眉头,说到一半的时候还随手抓过一支笔在便条纸上记着什么东西。

等等……Sebastian觉得有哪里不对,他紧盯着Chris的动作,试图找出让他觉得奇怪的地方,盯了好一会儿之后,终于在Chris第二次拿起笔的时候发现了问题。

Chris的手机握在右手里,他拿笔的时候,用的是左手。

Chris不是左撇子,不仅不是,而且在Sebastian认识他的这几年里,Chris从来都是习惯用右手的,拿笔也好,拿餐具也好,拿牙刷也好,他都从来没有用过左手。

Sebastian很确定Chris不会用左手写字,有一次他和Chris一起去买东西,Chris在满是水雾的车窗玻璃上给他写了一个“I ❤ U”。当时Chris由于右手抱了一大袋食物不得不用左手写,结果把字写得歪歪扭扭的,爱心也画得像个桃子。可是刚刚Chris记便条的时候,下笔的动作十分流畅,看起来就像他本来就是个左撇子一样。

大概是他盯着Chris看了太久,打着电话的男人突然抬头看过来,Sebastian心里一惊,下意识地躲到一边。

但Chris已经结束通话,朝他走过来了。

“Sebby,你在找昨晚那本书吗?”Chris走到沙发旁,从边几上整整齐齐叠着的一堆书中抽出他昨晚看的那本递给他,“抱歉,Sebby,我要出去一趟,大概得晚饭后才能回来,没办法跟你一起吃晚餐了。冰箱里有做好的菜,你不想做饭的话可以弄热了吃。”

Sebastian接过书,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看着Chris穿好鞋关上了门,立刻转身跑进书房。

那张便条就放在桌面上,Sebastian拿起来仔细看了看,越看越觉得这字迹熟悉。认真回想了一会儿之后,一个名字浮现在他脑海里。

Chris应该不会做这种事吧?Sebastian想,但他还是不由自主地站起来走向柜子,在一堆粉丝们寄来的礼物中找到了他想找的东西。

Kiwifruit,他记得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叫猕猴桃、头像也是一颗猕猴桃的账号常常在ins上给他留言。不同于一般迷妹,Kiwifruit的留言内容看起来让人感觉有点像他妈妈,通常都是“早点睡,不要熬夜”,“少抽点烟,记得按时吃饭,不要总是叫pizza外卖”,或者在他新片开拍的时候告诉他不要紧张,并跟他说一些新电影相关的东西。起初Sebastian没有留意到这个账号——毕竟给他留言的粉丝有很多,他很难一条一条看过来。但后来他逐渐发现,这个人每次都给他写很长一段,有时候甚至写好几段,每一条评论都像在写信——事实上Kiwifruit也真的给他写过信,还寄过礼物和明信片,可他从来没有想过那会是他认识的人。

或者说,他从来没有想过那会是Chris。

他不可能认不出Chris的笔迹,但他也不可能想到,Chris会用左手给他写信。

 

Chris非常干脆地承认了自己寄过那些东西。他把明信片和便条纸放到一边,温热的掌心覆上Sebastian的手背,“Sebby,你是在气我不告诉你那是我,还是在气我不肯直接给你发短信?”

Sebastian眼圈红红地看着他,不再回避他的注视,“我在气你让我觉得你根本没有想过我。”

熟悉的体温和味道包围了他,Chris靠过来,把他紧紧抱住。

“我每天都在想你。”Chris低声说,“对不起,Sebby,我无论如何都不该对你说分手这个词。”

 

12.

Chris从来没有跟别人提过他们为什么分手,其中一部分原因是他在说出口之后不久就后悔了,另一部分的原因,则是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错得离谱。

但他也知道,这件事是躲不过去的。

 

早在他们刚开始交往的时候,Sebastian就告诉过他,作为一个演员,Sebastian在可预见的几年内都不可能出柜,而且会需要跟别的女演员配合营造一些公关恋情。对此Chris表示理解——他只能表示理解,毕竟他不能让Sebastian的职业生涯毁在他的手上。

然而Chris是一个占有欲非常强、并且容易焦虑的人,Sebastian的公关恋情总是让他很没有安全感。Sebastian会提前告诉Chris自己什么时候要出街拍,什么时候要带女方去参加活动,却很少跟他说细节。他明白Sebastian是怕他介意,但每一次他看到那些举止亲密的照片时,他还是会介意。

Sebastian太美好了,美好得让他觉得不真实,美好得让他觉得自己留不住他,让他忍不住想把每一个所谓的“女友”从Sebastian身边赶走。

所以当Sebastian跟对方一起参加了活动却没有告诉他时,他终于憋不住了。

 

那天晚上Sebastian去参加一个小型的活动,站在衣柜前挑衣服时,Chris走过来从后面抱他。

“你自己去吗?”Chris把脸埋在他颈窝里,声音有点含糊。

“应该是吧,希望不会回来得太晚。”Sebastian侧过脸,嘴唇轻轻擦过他的皮肤,“如果我回来晚了你就先睡。”

事实上,即使Sebastian这么说,每次Chris还是会坚持等到他回来再睡。今天Sebastian确实回来得比预计的要晚,Chris靠在沙发上刷着推,等着门外熟悉的脚步声响起。

在等到Sebastian之前,他先等到了Sebastian和那个女演员的合照。

照片上Sebastian搂着她的肩膀,两个人靠得很近,带着愉快的表情看向镜头。推文毫无新意地写着“Sebastian Stan与女友一同出席xx活动”之类的话,却莫名地让Chris觉得生气。

气得连Sebastian像往常一样甜甜糯糯地对他说“我回来了”的时候,都收不住话里的刺,冷冷地甩出一句“跟女朋友玩得很开心吧”。

Sebastian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听到这话惊诧地睁大了眼睛。但Chris不看他,只是把手机丢到他面前。

“Chris……这就是公关文稿而已,而且还是最老套的那种。”Sebastian扫了一眼那条推文就把手机还给他,“你不会是因为这个生气吧?这真的……”Sebastian忍了又忍,最后还是把那句“很无聊”吞了回去。

但Chris了解他。“很无聊,是吗?无聊得你出门之前也不想告诉我你们会一起去参加这个活动?”

“我不知道她会去。”Sebastian有点生气了。他今晚喝了点酒,因为Chris不喜欢他喝太多,到后面还推掉了不少。活动没什么意思,可他也不好意思走得太早,全程都在想着回去之后可以借着醉意跟Chris做点什么——适量的酒精偶尔也会带来新的乐趣。

结果他还没开口,Chris就像个混蛋一样,莫名其妙地把他指责了一通。

再说下去就要吵起来了,Chris知道,但他控制不住。“她可是你女朋友。”

“去你的Chris,你明知道那不是真的!”Sebastian提高了声音,语气也变得激动,“今晚的活动根本不是公关安排的,只是碰巧遇上了而已!”

“但你还是很开心不是吗?”

“是!在你像个混蛋一样对我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之前,我都很开心!”

“那就分手吧。”Chris脱口而出,声音却小得几乎听不见。

Sebastian仿佛当头挨了一棒,不敢相信地看着他,眼眶慢慢红了起来。

如果这时候Chris能抬头看一眼,就会看到他控制不住掉下的眼泪,和他难过到发不出声音的样子。

但他没有,Chris一直低着头,努力不让自己在Sebastian面前哭出来。

漫长的沉默之后,Sebastian很轻很轻地说:“好。”

说完这句话,Sebastian就转身离开了。

 

那天晚上Sebastian没有回来,第二天回来的时候Chris已经走了,带走了一些衣服和几本书,以及属于他的那枚钥匙。按理说Sebastian应该打个电话,或者发条短信把Chris骂一顿,让他把自己的东西通通拿走,再把那枚该死的钥匙还回来。又或者拿个箱子,把Chris的东西全部塞进去,丢到楼下的垃圾箱里。

但他没有那么做,只是把茶几上Chris的杯子拿到厨房洗干净,摆回Chris平时放的地方。

 

13.

“我那天晚上一直坐在沙发上等你,希望你能回来。”Chris抱着Sebastian,轻轻拍着他的背,像在哄伤心哭泣的小孩,“可是我不敢给你打电话,也不敢给你发短信。我怕打给你之后你会告诉我,你是真的想跟我分手了。”

话才说完,Chris胸口就挨了一拳。

Sebastian打得不重,带着哭腔的声音更削弱了他强装出来的气势,“Chris,你他妈混蛋,先说分手的人明明是你。”

“我是混蛋,对不起,我只是……害怕。”Chris停顿了一下,手上的动作却不停,“你不知道你在我心里有多美好,Sebby,每个人都会爱你。认识你之后,我一直都在担心,你总有一天会遇到比我更好、更爱你的人。”

“这不能成为你两年不跟我联系的理由,不能成为你跟我分手的理由,也不能成为你想尽办法把我骗到party上却不跟我说话的理由。”

“我没有不跟你说话,只是还没来得及……等等,你知道?”Chris惊讶地低头看他,“你知道这件事?”

Sebastian点点头,刚收回去的眼泪又掉下来,“我知道的时候,你已经离开我了。”

看着Sebastian沾了水珠而变得湿漉漉的睫毛,Chris的心脏痛得像被无数根针扎过。他想帮Sebastian擦去脸上的水迹,可Sebastian的委屈像是憋了两年才终于得以释放,他怎么擦也擦不干净。

最后他只能放下手,又说了一句对不起。

“我不要听你说对不起,我讨厌这句话。”Sebastian使劲揉着眼睛,用力得好像想把不停掉落的泪水堵回去,“我一直怕你总有一天会不喜欢我了,可是当你真的说要跟我分手的时候,我还是没办法拒绝你。”他哽咽了一下,更多的水珠顺着他的手背滑落下来,“然后你带走了钥匙,留下了衣服,我又开始幻想你还会回来。但是你连一条短信都没有给我发过,哪怕是一条节日群发的短信都没有。你做了那么多蠢事,就是不让我知道你……”

Chris没让他说下去,再一次把他抱紧了。

“我不会再离开你了。”

 

Sebastian花了一些时间才平静下来,有点疲倦地把头靠在Chris胸前。Chris始终抱着他,温柔地在他背上拍着,没有放开过。

“别拍我了。”开口才发现声音有点沙哑,Sebastian清了清嗓子,扯了一下他的袖子,“跟哄小孩睡觉似的。”

“Sebby,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Chris乖乖地停下手上的动作,转而拽着自己的衣袖去给Sebastian擦脸,“那天晚上……你去了哪里?”

“前面两个小时哪儿都没去,我就坐在楼下的花坛边上,想着你会不会出来找我。”他小声说,无意识地揪着自己的衣角,“后来没有等到你,我就去找Chace了,把他从床上拽起来陪我喝酒。”

一颗水珠落在Sebastian鼻尖上。

“你怎么……”Sebastian抬起头来,双手捧住Chris的脸,手指轻轻从他潮湿的睫毛上拂过,低低地叹了口气,“好啦,没事的。”

回应他的是一个久违的吻。

 

14.

时隔两年,Chris又一次拉开了Sebastian的衣柜门。

“Sebby,我那件蓝色格子的衬衫呢?”Chris跟Anthony和Scarlett约好了一起吃午餐,当然,还要带上Sebastian。可他在衣柜里找了半天,就是找不到他要找的衣服。

当初分手的时候,Chris只拉走了一个行李箱,有很多衣服都被他留下了。跟他想的一样,他的衣服还跟Sebastian的挂在一起。其实他已经记不太清自己两年前有哪些衣服了,但那件他非常喜欢的蓝色格子的衬衫是他在那天下午从阳台上收回来挂进衣柜的,这一点Chris记得很清楚。

“在左边的第二格,之前换季的时候我把它叠起来了。”Sebastian的声音从浴室传出来,因为差点吞了一口泡泡带上了一点气急败坏的语气,“别在我刷牙的时候问我问题。”

房间里没了声音,Chris拿着那件衬衫,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想到了他的衣服可能会像他还住在这里的时候一样挂在衣柜里,但他没有想到,Sebastian还会在换季的时候,把他的衣服跟自己的一起叠好,再把合季节的拿出来,挂进衣柜里,挂在他自己要穿的衣服旁边。

就好像Chris从来没离开过一样。

“找不到吗?就在放衬衫的那一格……”Sebastian洗完脸走出来,话没说完就被Chris扑了个满怀。

“我爱你,Sebby。”Chris紧紧地抱着他,似乎抱得不够紧Sebastian就会在他眼前消失,“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Sebastian愣了一下,很快明白过来。他笑着抱住Chris,顺手拍了拍他的胳膊。

“看样子,这两年你的审美还是没有什么进步,是吧?”

 

FIN


  234 30
评论(30)
热度(234)

© Munchkin | Powered by LOFTER